“网红”是如何红起来的?

网红

网红

Papi酱走红并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将网红经济推向了一个商业高峰。

只是,网红的背后的商业逻辑,仍然需要梳理。而遭遇整顿令的Papi酱,更是说明,网红领域,并非随心所欲。

虽无解,但Papi酱还是红了

Papi酱的成功让很多人不解,不就是在视频中吐槽么?

Papi酱的成功却是实实在在的:一期视频节目高达上亿的点击量,直接将很多大制作大成本的节目给甩在了身后。

罗振宇用真金白银表达了对Papi酱的支持———资本总是看中未来。

近日,一条关于“Papi酱被封杀”的消息传遍网络,更是让粉丝们吓出一身冷汗。还好,所谓的封杀,只是要求整顿,将不适合精神文明建设的粗口去掉。

“太爱你了。”粉丝们留言说。

“我也会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辞与形象,坚决响应网络视频的整改要求……”变得正经的Papi酱,能走多远,众人拭目以待。

网红发展史:从文字到视频

在百度发布的中国网红排行榜中,如今这位炙手可热的吐槽女,仅位列第九。

细细分析这份榜单,可以发现,其中呈现出了20年来网红发展的脉络。

这种脉络本身,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中国带宽提高而变化着的。

高居榜首的,是一位名叫“安妮宝贝”的女子。此人成名于1998年,以写作为专长,多年名列作家富豪榜,有着“我们的生命,就是以不断出发的姿势得到重生。为某些只有自己才能感知的来自内心的召唤,走在路上,无法停息。”之类的文艺范。

排在第二位的,就是以S型曲线著称、且有着强大内心的芙蓉姐姐。

芙蓉姐姐成名于2004年,因为将自己拍摄的照片上传于网络而名噪一时。

从安妮宝贝、芙蓉姐姐,再到当下的Papi酱,反映了互联网传播内容从文字到图文再到视频的变迁历史。

网红秘笈:颜值、能力或推手

早期的网红,或许看重的是才华。毕竟,一个以文字内容为主的互联网世界,看不见脸只看得见才情。

在网络文学网站开始兴起的时候,造就了一大批网红级的网络作家。其中成功者,年收入也在八位数之上。

才华加勤奋,属于早期网红的时代特征。

但后来,成为网红,有一个更加简单直接的方式———拼颜值。

2005年,天仙妹妹“尔玛依娜”横空出世,原来是一名舞蹈演员的她,在幕后推手的不断推动之下,迅速成为当年最红人之一。很多年后,“天仙妹妹”依然是其重要的名牌。

而刘太太章泽天,更是依靠着一张端着奶茶傻笑的照片,迅速走红,成为轰动网络的“奶茶妹妹”。

推手对于成为网红的重要性,在那位号称非清华北大硕士研究生不嫁的罗玉凤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据其幕后团队宣称,在为罗玉凤制定推广方案时,高调征婚成为重点,并且在网上雇佣了大量“水军”进行发帖造势,从而成功将“凤姐”的名号推向了极致。仅仅通过与罗玉凤的合作一个月,这一幕后团队已经获得了大约30万元的收益。

网红们是如何变现的

与芙蓉姐姐、凤姐等早期网红相比,如今的网红们变现能力和渠道更为丰富。

在向Papi酱投资了1200万之后,逻辑思维的掌门人罗振宇马上召开了一次广告拍卖说明会,急匆匆地试图变现。

而预期中的广告拍卖,会在今日(4月21日)举行。

罗振宇在解释对于Papi酱投资时表示,自己上百人的团队,在三年时间里将粉丝做到了600万,而Papi酱在四个月时间里就吸粉上千万。

罗振宇没有明说,但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成为一名网红后,其蕴含的商业价值潜力巨大———有海量粉丝,何惧没有真金白银?

在微博上,一名有着500多万粉丝的段子手,其单条广告的报价已经超过了10万元。而一名以时尚美文著称的公众号,其主笔的软文价格也在6万元之上。

而广告,只是网红们变现的途径之一。譬如仅靠一部电脑、一个麦克风、一个房间就可以开业的网络主播们,只要牢牢抓住粉丝们的眼球,月入百万也不是遥不可及的幻想。

广告、代言、直播、电商……许多变现渠道在等着网红们。Papi酱获得1200万元的投资并且被估值3个亿,只是近期内最为轰动的一次。

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而言,在以往,投资者往往不停寻觅好的创业项目和团队,梦想成为下一个苹果或者腾讯,但是在2015年开始,大量的投资者开始寻找风起云涌的网红,若网红活跃于某个垂直领域,更容易获得投资界的青睐和追捧。

一名以撰写整形领域文章为内容的创作型网红,连续收到投资人的投资要约,“钱来找她”成为现实。

林子大了,什么“红”都有

网红必然与粉丝们紧密相连,网红的价值,其实就在于他(她)所领衔的那个圈子。

就在不久之前,一名在线辅导老师,就用自己的天价收入告诉人们,拥有了粉丝,就拥有了一切。

2015年,被别有用心地称为网红年。电商、公众号以及微博等等自媒体上,一大批网红汹涌而来。

根据业内人士的分析,当下网红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创作型网红,其变现途径多为通过粉丝打赏等方式,另一类则以“卖产品”为主,譬如一些美妆达人等,而这类网红,其目的就是为了推销产品,其内容的创作上也以此为目的。

而网络平台,为很多草根阶层提供了成为红人、名利双收的途径。

每个圈子,都会有自己的网红。譬如王思聪的现任女友雪梨,本身是一位淘宝网红,拥有的网店被估值1亿。电竞圈的女主播Miss,其年薪高达3000万元人民币。

但是网红的森林大了,什么样的“红”都会有,其中也必然鱼龙混杂,良莠不齐。而一些网红,为了收获个人利益,往往会触及法律,譬如郭美美。

记者在一些微信群中也看到,一些经过整容后被包装成为网红的女生,往往为了追求快速变现,从事一些违法犯罪的勾当。而通过整容,将自己变成“网红脸”,是抬高自己身价的最为快捷的方式。

更有不少网红,不断在网络上向粉丝们传播其奢侈生活的场景,从而在粉丝们的叫好和艳羡中,获得极大的虚荣心和满足感。

网红经济的法律风险

虽然当下网络内容尚无分级制度,但是网红们的创作却并非处于真空、无人监管的状态。

2014年11月18日,网名叫做“立二拆四”的杨秀宇,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

这名著名的网络推手,因为虚构网络信息而受到法律的惩处。在他曾经推广的网红名单中,不乏郭美美、干露露等一些备受争议的人物。

“秦火火”、“立二拆四”等网络推手的结局,给那些为了走红不惜造假的做法敲了一记警钟。

而如今,一系列具有原创能力的网红的走红,同样面临着法律界限的问题。Papi酱的接受整顿,也说明,网络内容从本质上依然要受到监管。

但到目前为止,针对互联网内容,并没有明确的分级制度。网红创作的内容,除了有明确的法律禁止外,很多内容都处于模糊和无法界定的地带。

对此,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胡泳则认为,在互联网内容上,要对每个人的传播内容进行严格管理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实的做法是,回避分级或者界定的问题,强调那些不健康内容的危害性,从而保持管理的弹性空间。

而资深律师、网络信息法律专家游植龙则认为,无论是何种网红,都有其一个依托的平台,根据当前的规定,互联网平台或者服务商对于互联网内容是有责任去进行监管的,如果有不良内容出现,互联网平台或者服务商首当其冲要进行过滤和监管,如果内容涉嫌违法,那么有关部门也将会介入。

而此前,多家网络直播平台受到处理,也说明,如果出现不良内容,首先问责的,将是提供内容的平台。

相关链接

网红Papi酱

Papi酱是一名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学生。网络评价为“2016年第一网红”。Papi酱在不到半年的时间迅速蹿红,微博粉丝已经超过400万,微信公众号文章的阅读量分分钟超过10万+。她给自己贴上的标签是“贫穷+平胸”,口头禅是“我是Papi酱,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从2015年10月,Papi酱开始在网上上传原创短视频。

她以一个大龄女青年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对日常生活进行种种毒舌的吐槽,赢得不少网友追捧。2016年3月,Papi酱位列2015网红排行榜第2位。

2016年4月18日下午,一则广电总局:根据群众举报要求Papi酱视频下线整改的消息在网上迅速蔓延,此后pa鄄pi酱回应称坚决响应网络视频的整改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