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自述:更新换代太快怕过气 收入并非很高

网红

   网红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郭富城女友是“网红”;林更新女友是“网红”;王思聪女友是“网红”;罗志祥女友是“网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网红”一词开始在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甚至这些娱乐明星们身边的人也都变成了“网红”。被称为“2016年第一网红”的Papi酱,凭借原创短视频内容融资1200万人民币,估值3亿。能够变现的网红经济究竟如何被打造?它是昙花一现还是大势所趋?

曾经,谈到网红,有两个人名是一定会被联系上的,那就是“芙蓉姐姐”和“凤姐”,都说时间是把杀猪刀,有的时候也会成为“雕刻刀”,随着时间的推移,芙蓉姐姐减肥瘦身成了励志典型,再没有了那些奇奇怪怪的造型,消失了一段时间后开始重新活跃在了大家面前;而“凤姐”则远渡重洋,来到美国,开始从洗脚妹干起,不再梦想当“美国总统”。

就在人们还在为这两个人的命运唏嘘不已时,新生代的网红已经异军突起。今年,微信朋友圈中,Papi酱开始颇受欢迎,“脑洞大”、“颜值高”是她的标签,与这些标签相配的是,凭借她的原创短视频内容融资1200万人民币,估值3亿的身价。网红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在采访中,很多网红告诉记者,一开始只是想在网上分享一些自己制作的视频,并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会成为网红。

“一开始我没想会火或什么,因为一开始大家知道有网红这个词儿,但离自己生活还是比较远,我一开始是想把自己跳的舞记录下来,因为你作为舞蹈老师的话,每天都会教很多不同的成品舞,基本前边教后边就忘了。然后我当时是觉得我每教一段舞我得拍下来,可以回头看一看什么的,没想到在这个记录的过程当中被大家发现了,就这样了。我最先火起来是在“美拍”上面,在美拍上有80多万的粉丝。“小红唇”是后来也才玩起来的,反正就是大家喜欢看的一些舞蹈吧,发一些视频在上面就会被推倒热门上,就会被一些粉丝发现,关注我。我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我完美拍差不多整整一年了,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一年的时间。”

景洁,网名“饭饭”,大学毕业后开始教爵士舞,一开始收入并不高,但在当上网红后,现在的收入比过去能高出三、四倍,就在前两天还参加了江苏卫视一档名为“看见你的声音”的节目,和影视明星范冰冰同台演出。

饭饭说:“肯定有带来什么,因为很多人会认识你,很多人会过来找你,学跳舞也好,拍广告啊上节目啊,就是就会有一些额外的收入,就越来越好反正。也会接,也会有广告,会找你做推广,品牌什么的。也会有那种就是官网的广告来找你参演,就是不同形式的反正,都有。几千块,不会过万。当舞蹈老师,说白了就是中国的dancer就是非常少得,其实是非常的少,我是因为我现在可能有一个网红的身份在,所以才会在收入上相较于其他的老师,就拿我们舞房的老师比,就可能是她们的三四倍这样的,正常的舞蹈老师收入是非常非常的不客观,就是相当于一个非常非常一般的上班族的收入吧,几千块那种。我现在可能就是比之前稍微好一些,再翻个几番,但是也没有达到很好的那种。其它的收入都是舞蹈带给我的,附加的,广告的之类的,就是因为我会跳舞,才会有这样的东西。”

不过,“网红”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这个26岁的女孩儿说起“网红”,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爱恨交加”,因为除了名气“变现”,就像明星一样,压力也同时存在。

饭饭说:“网红跟那些明星有一点像,你也会怕过期,你也会害怕有一天别人会,就是更新换代太快了,有才艺的人比你厉害的人太多,你也会害怕有一天被取代,但是这种肯定会,肯定有这么一天的,所以就是自己也很拼命很努力,想要这一天晚一点,那种,晚一点到来。再一个就是你变成了所谓的网红之后,你的言谈举止也好,一举一动也好,就好像开始像变成明星一样来要求你,你很多话你不敢说,你很多事情你也不敢做。就会这样子,就是经常被骂,莫名其妙被骂,身上什么地儿都被骂,干什么都会被骂这样子。我当然被骂过啊,哪个人没被骂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