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你的个人品牌想一炮而红么?

我们不做恶意炒作推广,只玩系统化打造个人品牌,造帮助老板或者专家打造成为行业第一人,帮你带来长期的商业回报和持久的社会影响力
立刻咨询:158-9660-2883

金点子–美国快递服务再次掀起创业潮

20140825114149612

8月25日,《纽约时报》刊登了专栏作家克莱尔•凯恩•米勒(claire cain miller)的一篇关于快递服务创业潮的评论文章。米勒认为,目前快递服务创业公司又开始回潮,市场似乎又回到了2000年时的景象,但这些创业公司前景不明。

下面是文章的主要内容:

去年,我很兴奋听说了一个旧金山的创业公司,它能够在一小时内将廉价葡萄酒递送到家。该公司名为Rewinery,是一个很棒的公司。一天,我在网上订购了一瓶5美元的马尔贝克葡萄酒,第二天又订购了一瓶10美元的夏敦埃酒,Rewinery的快递员很快骑自行车将货物送到了我家,且收费不多。

旧金山有很多快递公司,它们的快递员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大街小巷,递送着寿司、杂货或服装等商品。但是,Rewinery是第一个让我感到如同回到2000年的一个初创企业,——那个时候,我可以从Kozmo网订购一个录像机,也可以订购一品脱冰淇淋。Rewinery让人感觉好得令人难以置信。

它的确难以置信。一天,当我再次打开Rewinery应用程序时,我发现它已经停业了。

21世纪初,许多按需送货服务公司——如Kozmo和Webvan——完全失败了。它们甚至成为一种无情的笑话。随后,传统的观念变得更坚定:网购送货服务不是一个很好的生意,因为它需要耗费很多资金创建仓库、管理库存,并给快递员发工资。靠收取快递费收回成本的可能性太小了,人们只愿意为快递服务支付少量费用。

但是,最近几年的情况有所变化。尽管Rewinery目前失败了,其他公司(如eBayNow)也收敛了野心。但据市场研究公司CB Insights报告,还是有一些同类公司,如Caviar 、SpoonRocket和DoorDash,在去年的融资中筹集了总计约5亿美元资金。甚至Webvan的创始人也在筹建一个杂货速递初创公司。Uber 也正在利用筹集到的14亿美元资金开拓货物速递业务。各种古怪的商品速递创业公司也涌现了出来,如递送需要清洗的旧衣服的Washio,递送冰激凌的Ice Cream Life和递送大麻的Eaze。风险投资者感到很困惑,他们怀疑现在是否又回到了2000年,也怀疑这些速递公司能否取得成功。

哈佛商学院教授约翰•A•戴顿(John A. Deighton)正在撰写关于Webvan的个案研究论文。约翰教授喜欢将配送业务与擦皮鞋相比较。“如果你擦了一千双鞋,你的利润就可观了,”他说。“目前只是没有形成规模。”在过去的几年中,戴顿很难向学生讲授Webvan,因为它有如此明显的致命缺陷。学生们无法理解,互联网热潮本来也可以克服它的缺点。但在过去的一年中,他被要求讲授了三次Webvan。“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他说。

最大的变化是,公司正在依靠软件努力改善当日交付效率。于此同时,公司也在尽可能消除物理供应链,这种供应链曾经让它们的先驱企业破产。它们省掉了仓库、卡车和专职司机,成为一种中间人,其唯一的作用是连接客户和快递员。但是,它们还没有解决最困难的一个物流问题,即远程递送小额订单。

企业家和投资者称,软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计算机算法可以使快递员取货时间最小化,同时使他们的送货数量最大化。

“它现在之所以是个好主意,与它曾经是一个坏主意的原因完全相同:网络效应。”星火资本(Spark Capital)的合伙人纳比勒•凯悦(Nabeel Hyatt)说。星火资本是快递公司Postmates的投资者。1999年,美国拥有互联网的家庭甚至还不到一半;今天,美国98%的家庭安装了互联网。而且,客户和快递员都有智能手机,这也是一个有利因素。这意味着用户和潜在用户的密度变大,他们随时都可以与快递员取得联系。这最终将导致规模变大。

上世纪90年代,Webvan耗资3500万美元建立了35万平方英尺的配送中心。而2012年创办的在线杂货店Instacart仅在旧金山拥有一间小办公室,其仅有的70名员工都是工程师和管理人员。“我们没有任何仓库,也没有任何卡车。”Instacart的总经理阿迪亚•沙阿(Aditya Shah)说。

当然,公司仍然需要向快递员支付工资。“困难的不是得到客户,而是将货物送给客户。”Rewinery的创始人保罗•勒纳(Paulo Lerner)说,“如果我们收取很多递送费,就会失去吸引力。如果我们收取很少递送费,我们就会亏本。”保罗目前已经离开旧金山去了巴西。

Instacart目前的递送费低至3.99美元,这使得公司盈利似乎不太可能,即使拥有最聪明的计算机算法。但沙阿表示:“我们筹集了大量资金,所以这不是我们担心的问题。成长是最重要的因素。”

这种增长至上的理念在硅谷还是很流行。快递初创企业正在试图架起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之间的桥梁,而且是在人力成本变得昂贵的时候。“这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保罗说,“这是真正的工作,艰苦的工作。

哈佛商学院企业管理部门主任乔希•勒纳(Josh Lerner)持同样的怀疑态度。“有人为此买单,但它绝对是违背经济学规律的事情。”他说。

现在的问题归结为有多少人愿意为懒惰买单。对经济学家来说,懒惰不一定是坏事。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曾预言这样一个世界:技术进步到如此地步,一切杂务都不需要人们亲自去做。但是,即使这个预言真的成为现实,它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按需送货可以创建一种双重经济——有钱人出钱差遣别人,另一些人提供服务。也就是说,除非亚马逊成功地将繁琐的工作完全交给机器去做,否则还是有很多人是在提供快递服务,而不是购买快递服务。

或者,我们应该听听Union Square Ventures(联合广场风险投资基金)联合创始人弗雷德•威尔逊(Fred Wilson)的话。弗雷德因为投资Kozmo亏了很多钱。“我希望我们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我们不知道。”他告诉我,“这是我们退出这个市场的原因。”但他还是在一个快递服务商网站上注册成为了一名顾客。

来源:腾讯科技

金点子          http://www.960123.com/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18600470281
售后咨询热线
010-82865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