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网红不再靠献丑?

网红

现在一些人争当网红不择手段,自有其内在的经济动力。

本月26日三男子在广州地铁内摆桌吃喝并在地铁扶手横梁上晾衣服,结果被揭发出来其中一人为网络主播,涉嫌为某网络直播平台炒作;广州地铁方面称,不管是否炒作营销,将依法依规进行处理。这条新闻让我想起了一个最近很红的网络词汇:网红。所谓网红,大概就是网络红人的意思,现在盛传只要成了网红月入可以多少万元,而十年八年前的网民红了多数只得虚名,现在一些人争当网红不择手段,自有其内在的经济动力。而说起网红这个新词,我不由得想起一个老词:歪瓜裂枣。这两个词不知道有无内在联系?

网红

作为个人,如果要成为网红,许多人选择了丑陋。当年的芙蓉姐姐,现在的地铁上吃喝晾衣者,假如还有下一个,不管最后红不红,依然会这样。再看一些本来还有点格调的报纸和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体,现在也争先恐后地使用起很多格调甚低的所谓网络新词了。

多年前火过的一本书《格调》,里面不厌其烦地教育人们必须要有中产阶级的格调,连“小资”也基本列入被鄙视的圈子,就更不用说下里巴人小市民的生活和审美情趣了。但是这本书最终没成为生活指南。这些年来,“文艺”和“小资”逐渐成为被嘲笑的贬义词的同时也让更多人为之追求不舍。现在,无论是走在街头还是看电视剧,不用太细心,你就可以发现不知多少假冒伪劣。现在又流行一个词,叫做“工匠精神”,意味着精致、认真以及追求永恒的工匠精神。这就是现实。

说起网络文化,人们都容易冒出诸如“把幼稚当资本”、“把无知当个性”、“拿肉麻当有趣”等归纳,并且把批评的对象聚焦在90后和00后,但是老话说,当我们用一根手指在指点别人时,别忘了还有三根手指正指向我们自己。假如有一天丑陋不再成为网红选择,那一定是现实开始被正视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