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别人能当网红,你就不能?

网红

网红

1、为什么别人能成网红,你就不能?

从早期的芙蓉姐姐,到后面的小月月,犀利哥,到最近的叶良辰,papi酱,他们都是网络红人,他们都有什么共同点?为什么他们就能够成为网红,而我们就不能?

其实,天底下从来就没有新鲜事,网络红人和电视明星有本质区别么?当然没有!两者都是占有稀缺资源来获取注意力,再通过注意力来换取利益。当然,这里面也有不同,不同的地方就在于,过去的稀缺资源是单一的传统的价值取向,要么是美,要么是专业。比如,外表够美,你就可以靠脸蛋吃饭,这就是颜值经济,你看范冰冰,从来不靠什么演技,偶尔走个秀,露个肉,就可以维持热度;又比如韩红姐姐,人家就是实力唱将,依然有人真心地欣赏她的音乐。

然而,现在时代变了。这是一个价值多元的时代,更甚至可以说,这是对传统价值的反叛——审美疲劳了,所以想看点丑的——于是,小月月,凤姐,就占据话题头条,看干净又精致的潮人多了,想看点又脏又糙的,于是犀利哥突然就红遍中国。传统老师道貌岸然中规中矩的形象已经够了,所以反叛者如罗永浩,诙谐者如袁腾飞,一度也占据各种新闻。这些网络红人,看着都是草根,看着也都不是说很帅很美,也不一定就是很专业,但他们就是能够走红,其背后的秘密,还是占据了稀缺的资源,估计没有哪个人能有芙蓉姐姐那么厚脸皮自恋,估计也极少有人会在敢露上比过干露露。

鲜明而极端的价值表达,也恰好成为了他们所拥有的最强大的资源。

2、网红经济中的价值观红利

这个时代,是个性张扬者最好的时代。人们希望从压抑已久的熟人社会中透气,人们对自己无力、不敢表达的想法的潜意识向往,造成了人们对价值张扬者的必然崇拜。

在我身边,我就发现,凡是能混得好自媒体和互联网圈子的朋友,必然是个性张扬,敢于表达的人。有的时候,哪怕他们挺臭表脸的,但依然有人买单。而且,他们也刚刚好在这臭表脸的姿态里,获得了更多的传播力。

换句话说,价值坚定而张扬的人,他们天生自带话题性和传播力。你越是敢于极端地表达观点,你越是会获得追随者,因为沉稳,缜密,中庸的气质和风格没有传播力。

我认识些女性朋友,拍照片喜欢撩起裙子,偶尔做一个半裸照,张口闭口都是情趣,这样一个人,如果和一群男人聊创业故事,这本身难道不就是一个有趣的江湖传闻么?

3、网红的劣根性——劣币驱逐良币

这是最好的时代么?当然不是,北岛有一句有名的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我见过太多的咨询师,设计师,到处写文章谈变革,收取不菲的费用,但实际做的项目却简直如儿戏,狗屁不通。比如最近接触的一个所谓的菜单大师,号称菜单美学倡导者,其负责设计的菜单,图片竟然是直接在淘宝上盗的图。很多网络红人也是如此,可能本身技能不突出,但是通过触碰价值底线的方式来赢得眼球——最典型的,就是干露露的屡试不爽的裸体门。

坚定而张扬的价值观固然能吸引人,但张扬的价值观真的好么?有人坚定地相信复仇主义,有人坚定地相信物质主义,有的人坚定地相信外貌主义,这会不会成为一种混乱而无序的价值狂欢?

末了,最后还是想说,网红现象还真的是社会的进度,毕竟,成为国民级的明星,不再需要各个垄断媒体的权威发布,不再一定需要财团的包装和引荐。现在的红人,可以自下而上地产生,这创造了更多的机会,也相对使得人们获取注意力的机会更公平。

但依然不能忘记的是,网红的持续热度,也是需要持续地输出优质地产品内容——papi酱是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高材生,她的视频虽然看似随意,但在话题选择、内容制作以及编排上都表现出了相当高的水准,她可不是没有产品只卖脸的女同学。又比如罗永浩,他那一张企业家圈内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相声级的口才,也是非常非常高水平的;再看反面例子叶良辰、郭美美此类网红,没有持续输出产品的能力,所以只能一夜爆红,然后快速衰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