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热网红经济 直播平台正迎来星时代

网红

网红

半球形的外置摄像头,由一股细小又牢固的金属线圈支撑着,在过去的某个年代,伙同台式机、网吧一起成为了当时视频直播聊天室的标配。

这样的场景,人们谈及当时的视频直播,似乎总是带着一股荷尔蒙的潮湿和黏腻。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视频直播也被不断迭代了新的意义,除了脱胎于直播聊天室,目前依然以美貌性感的女主播为主的秀场模式,视频直播主要又分化出了另外两种类型。

游戏电竞直播模式,比如斗鱼、虎牙、熊猫等等,这不但救活了曾经游走在主流媒体边缘地带的电竞产业,同时也已经成为直播产业中不可忽视的力量。

另一种则是最近火爆的泛生活类直播,比如花椒、ME以及延展出直播类目的美拍等短视频平台,正是因为内容足够大的空间和较低的门槛,这一类直播更注重娱乐和互动的特质,逐渐演化成“全民直播”的盛况。

有人说直播正成为视频领域的下一个风口,确切点说,偏向UGC的直播模式,将成为每个视频公司全行业链上的必备环节,我们正迎来直播的大时代。

新时代,星时代

“我不需要精致的妆容、专业的设备和事先设计好的台词,在直播里,我就是我,生活里本来的样子。”一位美拍直播网红说道。

虚拟世界里,一个网红的真实是具有致命杀伤力的,你几乎可以在直播里看到整个无奇不有的大千世界——看旅游、看演唱会、看化妆、看吃饭、看足浴、看荒岛生存、看密室逃脱、看睡觉——万能的直播平台,只要有你想看的,就会有人播。

网红小鲜肉“skm破音”,短视频以唠嗑唱歌为主,同时也是美拍、唱吧的直播播主,其美拍粉丝140万,总共被赞900+万次,在其最新的直播中,有3万多观众参与,被赞321万次,Skm破音的粉丝自行组成破家军,火爆程度直逼明星。

影响力经济中争夺的是眼球资源,网红的火爆让明星们按捺不住,直播平台正聚集起越来越多的明星,有业内人士认为,直播平台正从网红1.0版本升级到明星2.0版本。

当红小生鹿晗的个唱首秀在移动端的直播,甚至创下了吉尼斯纪录。今年1月,Angelababy献出网络直播首秀,引来30万网友挤爆直播间。释小龙网络直播“漂移射门”同样引来5万粉丝围观。此外,王凯、黄晓明、范冰冰、张艺兴、黄景瑜等都已经加入移动直播大军。

流量富矿时代直播平台将不断涌现

微博是一个社交媒体平台,明星除了借助这个信息入口笼聚粉丝,更可以借助平台上的价值流动来实现个人品牌经营,姚晨一夜之间成为微博女王正是粉丝们对其个人价值观的认同,但弊端在于,个人账号背后的团队经营,也会让粉丝们疲倦。

互联网训导的信息传递第一要旨就是透明真实,即便短视频也难以完全满足粉丝们对于明星们近距离甚至零距离的观瞻欲望,所以在4G等带宽设施逐渐完备之后,移动端直播平台俨然滔滔大势。

直播平台迎来风口,但需要有足够的明星资源和粉丝沉淀,也就是说收获流量富矿的内在逻辑是,平台本身首先要能够为明星们提供足够的粉丝群体,还要在相关的个人品牌、行业资源、后续传播策划等等链条上开路护航。

美拍、秒拍等以短视频见长的团队都是这方面的代表。在美拍和秒拍等平台,用户黏性、用户活跃度等方面已有超出传统视频平台的趋势。

以明白学堂为例,他们美拍上的均集播放量在三四十万左右,远低于他们的全网播放量,但他们在美拍上的用户互动性却极高,均集点赞数在三四千左右,均集评论数一二百左右,远高于全网平均值。

因此,明星借助美拍等直播平台与粉丝们实现互动,能够造就极好的粉丝粘度,帮助明星更为接地气的塑造个人形象。而平台则借助明星带来的人气资源、前沿活动现场笼聚粉丝,通过内容运营和产品设计,就可以实现流量闭环。

可以展望的是,2016,在网红和明星直播双重加持下,美拍、秒拍甚至今日头条等新兴平台将强势崛起。

明星直播的冰与火之歌

3月中旬的时尚周大秀,范冰冰用ELLE的美拍账号做了一个小时的直播,跟网友互动分享巴黎行程,还大方传授自拍和护肤的秘籍,一个小时不到就让《ELLE》的账号涨粉10几万;张艺兴工作室成立一周年,也在美拍直播了《伊周》封面照片的拍摄过程,25分钟不到聚集了16万的在线观众,点赞数直破400万;同样,因出演网络剧《上瘾》而被众多网友熟知的黄景瑜,在美拍上直播上海举办的“迪士尼系列发布会”,引来网友在线围观,短时间内就获得百万点赞。

明星本身作为一个大IP,通过线上直播平台来拓宽自己的影响力和渠道,进而反哺直播平台实现富内容化的运营,在这样的闭环之中,IP的价值会不断被放大,最终形成碾压式的马太效应。

但一半是火焰,相应的,另一半则是海水。明星进入直播平台,上演的是一首冰与火之歌。在与网红们争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话语权中,有言论认为,直播平台上,明星是一剂伟哥,而网红才是真正的药引子。

明星目前的难题在于,明星直播是为了进一步拉近与粉丝的距离,在视频直播成本相对较高、明星档期满满的情况下,如何让明星团队们维持源源不断的直播动力?因此说平台本身的用户定位,后续的传播策划,传播渠道等等都是接下来需要精细化经营的。

同样不能忽视的是,由于美拍等短视频平台对于上传视频有严格的时长限制,所以更适合泛娱乐类短视频的传播,同时,美拍和秒拍的社交属性更强,相比较专业性内容,更适合网红类节目。对于大多数PGC来说,美拍已成为笼络忠实粉丝的重要渠道。

直播平台上,网红和明星最大的不同在于,网红将大部分精力放在直播平台,并且懂得放下身段和粉丝互动,他们更擅长用各种社会化的媒体来经营自己的个人品牌。

而明星直播,则更多得停留在信息单向传递,尽管鹿晗在个唱直播中频频撩众,但我们看到,直播中的互动性依然是不够的,这不仅归因于狂热众多的粉丝无法一一回复,更是因为明星本身和粉丝之间台上台下的关系定义,也难以让其放下身段像网红那样高频度和自然地互动。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必然将看到网红和明星的内容运营团队较量,而直播平台的火爆,注定着有越来越多的明星会加入其中,直播平台的星时代已经拉开大幕。